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秦吏

第1013章 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秦吏 | 作者:七月新番 | 更新时间:2019-07-09 11:54: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修罗武神武炼巅峰混沌剑神
  “吴广,你可知前方是何处?”

  战后第三天,天蒙蒙亮时,秋雨还是在下,行军中,黑夫也没有躲在厚实的车子里,而是简单顶了个斗笠,将负责后军的吴广唤来问话。

  吴广投靠黑夫两年了,过去只任司马,今年来运势不错,做了能独当一面的都尉,在河东作战时打了蒲坂之战,黑夫东出以来,将吴广放在他熟悉的汝南陈地位置,代替战死的共尉,又为陈郡尉。

  符离之战中,吴广以后军趋敌,顶住了左翼差一点的溃败,立了些许功劳,如今再升为陈郡守,一下子成了两千石的大吏,黑夫甚至已将他放进了战后封关内侯的诸多人选中……

  他显然比陈胜,混得更好了。

  忽然被夏公传唤,问起前方来,吴广自是诧异,老实道:“只闻是泗水郡蕲)县,大泽乡。”

  “来过么?”黑夫看着两旁被秋雨打得七零八落的树林道。

  吴广道:“下吏虽做过阳夏县邮吏,但三十岁前,都没离开过陈郡。”

  因为黑夫蝴蝶翅膀的作用,吴广与大泽乡是擦肩而过了,他和陈胜起兵的地点,恰恰是黑夫曾战斗过的地方:阳!

  据吴广说,他们还是受了黑夫“公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鼓舞……

  而如今陈胜远在燕地,也举了响应夏公的旗帜,苦等着韩信去救他出代、赵的包围,或许以后,他能和吴广再度相聚,同为一朝之臣罢。

  显然,这个位面里,大泽乡跟陈胜吴广没了联系。

  反倒和黑夫,有些因缘!

  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刚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黑夫忽然变得有些怀旧,等抵达秦军的包围圈的指挥部大泽乡乡邑时,又招来此战最大的功臣东门豹,问了他同样的问题。

  东门豹昨日以右翼秦军击破楚左翼蒲将军、虞子期部,立了大功,斩首过万,一个彻侯之位,是跑不掉了。

  所以升职的速度,真的跟个人能力没啥太大关系,黑夫现在对韩信是隐隐压一手,对东门豹却火速提拔,必使其地位相当。

  这也是黑夫坚持自己指挥的原因,不只是对己方实力碾压的自信,听说现在韩信已经足够傲了,对自己调灌婴南下颇为不满,要是这场仗也是靠韩信才打赢的,这小子,鼻孔不得朝天呢!

  而东门豹对此处还真有点印象:“十六年前,曾随主君来追楚残兵,在此避雨。”

  他们的确来过,那还是十六年前,王翦与项燕蕲南决战之后,项燕战死,十余万秦军兵卒分成二三十部,开始从战场上散开,追杀溃散的楚国败兵。

  那时候,楚兵大多失去了建制,多者千余人,少者数十人,没了项燕,他们就失去了团结的主心骨,被秦军打得丢盔弃甲,星散而遁。

  黑夫带着千余人向北追击,没逮到什么大鱼,只砍了百余级楚人溃兵首级,还在一天傍晚,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就像现在这场大雨一般。”

  黑夫抬起头,和那时有些破还漏雨的伞不一样了,他头顶是厚实宽阔的“盖幔”,但撑伞的人,却不再是那时候的亲卫牡,而换成了两个壮实的安陆小伙。他们眼神好,腿脚棒,注意力全在黑夫身上,仿佛让一滴雨落到夏公身上,都是失职。

  闪电划破阴霾的天际,骤雨倾盆而泻,打在盖幔上滴答作响,地面顿成泽国。

  于是他们为了避雨,进入了名为“大泽乡”的小邑在秦军地图上,连名都没的穷僻地方。

  “那时候,邑中人闻秦军至,皆逃,只剩下一个腿脚有伤的老叟,以及他在发烧的小孙女,未及走,我还记得,他那小孙女,容貌有些特别,左脸颊上有被火烫过的痕迹,很是怕生……”

  回忆间,灌婴他们却押着几个当地人过来拜见黑夫,说正是这几个大泽乡本地人,提供了楚军的去向。

  灌婴禀报:“昨日黎明时分,楚军溃败至此,迷失道,问邑中人,邑中一农妇绐曰‘左’。楚军左,乃陷大泽中,以故吾等追及之,于泽外四面,围之三重!别说是人,一只硕鼠,也跑不出去!”

  “是谁给楚军指了错的路?”黑夫问道。

  众人拜在黑夫面前,讷讷不敢言,倒是一个怀抱三四岁孩子的女子引起了黑夫注意。

  她大概二十上下年纪,左脸颊有通红的疤,大概是小时候被烫到的,再看其说话时露出的牙齿,曾次不齐,小时候多半没过什么好日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秦吏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qin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恰似寒光遇朝阳魔道君主都市良人行盛世蜜婚超极品姐妹花婚然心动:前妻再爱我一次总裁老公不离婚独宠娇妻(重生)总裁老公夜夜宠:宝贝你好甜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