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汉祚高门

1292 烈火烹油

汉祚高门 | 作者:衣冠正伦 | 更新时间:2019-03-14 23:34: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最强升级系统绝品邪少武炼巅峰修罗武神校花的贴身高手儒道至圣都市奇门医圣我的贴身校花
  听到贺苗这么说,康恂心弦不免一颤,继而便又忙不迭说道:“我区区一介走贾,若无贺翁亲昵照顾,衣食都将匮乏,又怎敢奢望能入行台大将军耳目。是了,贺翁这么说,应该也是有嘉言教我吧?”

  讲到这里,他望向贺苗的眼神便有几分羡慕。

  说实话,他从淮南都督府时期便行商于中州与关陇之间,可以说是是眼见着沈大将军并其文武一步步成为中原霸主。他性格中本就有险搏的成分,未尝没有放弃商途加入沈大将军的麾下,谋求一番男儿功业的念头。

  但也不得不说,由于积久的原因,无论淮南都督府还是目下的行台,对于谋进的胡人都是警惕有加。

  尽管康恂祖上内迁关中年久,早已经与诸夏生民无甚区别,但身上多多少少还留有一定的胡人血统,这也成为他的一点顾忌,没敢放下所有奋身投入。可是这一点迟疑之后,行台发展更是迅猛,他更没有了加入其中的契机。

  贺苗则不同,其人看似有些贪鄙,但却是目下的行台中寥寥可数能够身居高位的胡人之一,而且负责掌管的还是对军事有着极大意义的马政,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位高权重。老实说如果不是其人有着贪财的小毛病,凭康恂的身份,是不可能与之建立起深厚私谊的。

  贺苗旧名贺赖苗,言之行台旧人绝不为过。他加入大将军麾下时间甚早,早在大将军还困于淮南、决定晋祚命运乃至天下大势所归的那场淮南大战前,贺赖苗便投入大将军的麾下,并其故旧刘迪为王师投献数千匹战马。

  而这些战马之后也成为王师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为王师击败羯胡大军乃至于收复整个豫州,都有着巨大的意义。

  贺赖苗也因此功得到沈大将军的嘉奖重用,积功封侯,整个人的人生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特别随着沈大将军权威越来越甚,王师军势越来越强,其人也是一路的水涨船高。

  之后贺赖苗便厌弃自己胡风浓厚的姓氏,索性直接以“贺”为姓。虽然这也只是掩耳盗铃,想要让人彻底忽视他胡人的出身,大概还要换一个头。但他乐意如此,也没人会在这种小事上向他挑衅。

  贺苗微眯着眼,摆摆手又返回康恂马场中的居舍,待到室中仆役俱都退出,他才望着康恂笑道:“老康你这人,倒还有几分恭良眼色,换了旁一个发问,我才懒得给他指点什么坦途财路。”

  康恂闻言后又忙不迭拱手施礼、连连道谢,用十足恭谨的态度给足了贺苗面子。

  这自然让贺苗笑逐颜开,他如今名爵、权位都不缺乏,本也不必折节与马场中这些商贾结交,所以还要如此,主要还是为了满足被人恭敬仰视的这种乐趣。

  他笑着摆摆手打断康恂的话语,然后才又说道:“行台之强盛,远不是你们这些贾人观望就能尽知。大将军才器伟壮,就连我这个久从麾下的老仆所见都不过百中一二。譬如目下这河东之境,往年不过废墟一片,任谁到此都要愁困烦躁,厌见所有。可区区几年之后,又成什么模样?”

  康恂虽然急切于听教后事,对贺苗一通长篇大论倍感不耐烦,但也还是耐着性子连连附和。

  “行台规营地方,河东如何成果,已经无需再提。但天下之大,王法通达的津要所在,又何止河东一处啊!”

  听到贺苗总算是言及实际,康恂也不免精神一振,端坐倾听,却又听贺苗笑道:“你们这些商贾也是幸运,能与大将军并生此世,大将军人世圣才,大凡耳目及处,你们只要跟随在后,也都不愁大收巨货。”

  这个道理,康恂怎么会不懂,否则便也不会急切于向贺苗打听。

  自觉卖足了关子,贺苗才又说道:“茶货外销,这也是大将军一直力主的事务。往年天中华赏供销,不过小小试水而已,如今探路也算有了收获,之后力推大举也就在这几年之内……”

  这种含糊的讯息,自然不是康恂所需要的,类似氛围的变化,他其实也早有感受,否则也根本不会动念于此。他想要听的,还是行台对此究竟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在酝酿。

  “老康你想直入汉中,这眼光也算精准。茶货主出南土,江表都是大将军故旧华族,你想去分一勺利也是做梦。我记得你乡籍华山,南出秦岭,便可直抵汉中……”

  康恂自然点头,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便利,他才动了这个念头,茶叶产于南面,江表所产自然是目下市上主流,但他也察觉到蜀中同样盛产,只要能在汉中立足扎根,不愁拿不到蜀货,而且蜀中贫寒,货价也是低廉到了极点。

  但他所以犹豫不决,主要还是因为目下的汉中、巴蜀还在成汉控制之中,虽然他在汉中的关系也传信说是在荆州王师频攻之下,成汉局势已经危急,国中又多不平稳。王师收复巴蜀,只是时间问题。

  而时间问题,就是商机所在。康恂一介商贾,就算有些能量,又哪里能够得知王师军略施用的内情。过早进入,先机是占据了,但是危险也大啊,说不定成汉垂死挣扎,将他们这些外来者视作奸细,到时候命都难保,更不要说商机了。

  “我的义弟刘二郎,老康你可知?”

  贺苗又问了一句,康恂闻言后便连忙点头,明白贺苗所言乃是王师战将刘迪。刘迪其人旧年曾为胜武军一军主,之后外用,距离一方督护镇将也只有一步之遥,乃是王师目下少壮战将的代表人物。

  康恂所以知晓其名,倒不是说他对王师内部战将们了如指掌,还是因为贺苗在马市中对刘迪其人其事的卖力宣扬,以至于如今的河东马市中,没有听说过刘迪名号的马商几乎没有。

  “二郎是大将军帐下虎狼,早前跟随毛宝毛君侯南下襄阳。我与二郎至亲兄弟,也是看老康你与我也算有着几年的交情,你若真有志向,我倒可以给你搭一条路,先出武关往襄阳立住足。只要你肯于捐施,助战王师,来年还愁不能追随王师先入汉中?”

  贺苗讲到这里,又一脸郑重道:“至于王师何时用武,你不要打听,我也不知。这件事,你若是愿意,稍后使人告我,我自帮你出面,也不可向外宣说。”

  康恂闻言后连忙点头,表示绝不外泄。贺苗肯做如此表态,他已经分外欢喜了。特别是讲到让他先在襄阳立足,这更直中他的心怀念想。

  襄阳的地理环境,并不逊于河东,若真比起来,河东所覆盖影响主要还是在黄河一线,而襄阳却是南北地冲,四通八达。在眼见到河东区区几年时间内便发展如此迅猛,其实早有许多有实力兼有想法的商贾放眼于襄阳。

  只是目下行台还没有明显的开放政令扶植,所以这些商贾们也都暂时引而不发。但可以想见,只要行台放出稍微明显的讯号,各方商贾绝对会恶狼一般扑向襄阳。

  贺苗给他点出这一条路,不独让他在茶叶贸易上先行一步,更让他有机会先一步立足于襄阳,也实在让他感念这几年的狼狈为奸、小意恭维没有白费。于贺苗而言,或许只是随口的一句指点,但对康恂来说,或许就是能够经营毕生乃至世代传承的一份家业起点!

  受此重惠,康恂自然也不能亏待贺苗,在将其人送出马场的时候,便让家人套起数架大车,车上满载物货。

  然而贺苗眼见这一幕,脸色却陡然一变,指着康恂怒斥道:“老康你这是要杀我啊!赶紧给我收回去,不可再作此举!”

  贺苗虽然贪财,但也绝不会因贪财而忘命,明白什么样的钱不该收。之所以有这样一点觉悟,还是因为一番曲折。

  河东创建,贺苗被从洛阳外用到此处监管马市,骤然放出,大权在握,难免有些乐而忘形。特别那些马商们一个个满载重货直往他官邸送来,更让他迷了眼,自是来者不拒。

  可是好日子没有享受多久,没过多长的时间,山遐那个催命鬼手下的卞章便率领鹰爪部下来到河东,直接将他在官署中擒拿收押,随船送回行台。

  之后在廷尉监中那一个多月的时间,贺苗真是毕生难忘,特别看到一同在监室中的案犯种种愁苦懊悔姿态,有的更是被提走之后便消失于人间,更让贺苗寝食难安,不知自己哪一天就要被这些鹰爪撕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汉祚高门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hanzuogaom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骨战帝一见南少总薄情神级因果系统金缕梦中人叶南弦沈蔓歌小说重生之侯门邪妃异世虫灾妻子的秘密女总裁的顶级兵王叶轩总裁只欢不爱